《返校》(2019) [6/10]

 

 

剛看完《返校》時,我可以很明確的說我並沒有喜歡它,所以我開始認真想到底是哪裡不喜歡。因為遊戲只有玩過一小段,所以不知道遊戲的劇情是什麼,對於沒玩遊戲的我而言只能說不好意思,我只會把它看成是電影。其實遊戲改編我覺得很不容易,尤其這遊戲不是像《惡靈古堡》《刺客教條》是那種走動作或特效路線,也不是像《魔獸世界》有龐大的世界觀,更不像《毀滅大作戰》根本沒劇情所以可以隨便亂掰,《返校》除了要奇幻要恐怖還要有劇情,光想就是很有難度的改編。台灣在霹靂布袋戲和九把刀系列之後,難得有一個超熱門的IP可以拍,但怎麼拍才不會得罪兩邊觀眾是IP電影的老問題,就以一個單純看電影的角度來說,《返校》的劇本讓我覺得它在"電影化"的過程中捨棄掉的是我們這群沒有玩遊戲的觀眾。

(以下微雷)

 

針對影像帶來關於白色恐怖的恐懼感,我覺得新聞台的人物專題還讓我覺得比較緊張。《返校》讓我看到的是一群人必須隱人耳目的抄書讀書,而在躲藏的過程中把教官當作一個躲避的對象,穿插鬼抓人故事線所影射的追捕,再搭配一堆行刑畫面,這樣串起來似乎是想傳達那個時代的恐怖氣氛。我覺得《返校》做的最好的就是這個氣氛,再搭配鬼抓人那條恐怖故事線,雖然稱不上完全是恐怖片但氛圍倒是恐怖得很到位。只是邏輯上還是覺得太單薄,他們沒有讓我覺得他們有很認真的在躲教官,他們只是抄書但沒有從中得到一些啟發,他們只是等著自由的到來但並沒有為自由努力些什麼,更別說結局的安排和該角色的動機,套在這個歷史格局裡實在顯得太渺小。

 

 

一樣都是沒有親身經歷過的歷史事件,《我只是計程車司機》裡的光州事件卻讓我有很大的衝擊。當然你可以說兩個歷史事件根本不同性質,但在《我只是計程車司機》裡面,我看到一個角色在心境上的轉變,看到一群人有在努力為自由做些什麼,看到他們做了一些令人泛淚的抉擇,直視專制政府的恐怖,看到刺激的逃難過程,這些才說服的了我"自由得來不易"這件事情,而不是靠著幾封書信裡提到了"自由",就會覺得自由好可貴。到頭來說的其實還是要有"戲劇化"的元素才能讓電影打動觀眾,若只是平鋪直述的改編一個很平靜的解謎遊戲,除了沒什麼突破之外,離"好看的電影"還是有一段差距。

 

歡迎加入粉絲團  欸冷的直感影記

 IG也全新開張囉 https://www.instagram.com/allenmovienote/

 

    欸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