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牠:第二章》(2019) [7/10]

 

 

在德瑞鎮的歷史中,每27年就會發生連續慘案或失蹤事件,一群小孩被捲入這場超自然現象當中,並同心協力擊敗了一切的源頭-小丑潘尼懷斯。然而經過了27年,捲土重來的潘尼懷斯再次肆虐德瑞鎮,而曾經打敗他的那群小孩也回到鎮上迎擊,並準備結束這場惡夢……

 

    在第一集的《牠》當中,主角們讓恐怖片變得非常可愛,他們的恐懼都很單純,讓人想到小時候總是會因為一幅畫像、一顆樹、一隻蜘蛛、隔壁老奶奶、街上表演的小丑等等莫名其妙的事物感到害怕,這是很單純的恐懼,而潘尼懷斯化身成他們的恐懼,利用小孩自己的心魔打擊他們。主角們有青少年的天真單純,但也不代表他們無憂無慮,在人際關係上他們處處碰壁,對他們來說全世界都是敵人,只有魯蛇俱樂部的成員們才是朋友。遇到害怕的事情雖然會退縮,但又會硬著頭皮相挺,那種不知道哪來的正義和義氣帶給電影一些小清新,讓魯蛇俱樂部的故事雖然有著淡淡的憂傷,但也意外的療癒。

 

(以下有雷)

 

  到了《牠:第二章》恐懼更加深層。經過了下水道之戰,小丑在他們心中已經留下了無法抹滅的陰影,所以他們逃出德瑞鎮試圖想忘掉這一切,直到他們接到麥可的電話時發生的各種意外,那不是潘尼懷斯的惡作劇,而是恐懼潘尼懷斯的傷瘡再次被揭開而引起的反應,這讓他們重新回憶起一切。回到德瑞鎮後他們一一去尋找屬於自己的信物,這時候讓他們回憶起小時候潘尼懷斯帶給他們的恐懼,這時候才知道原來第一集有幾段故事還沒講到。劇情也導向每個角色都是害怕潘尼懷斯,所以一連串的古神話、儀式、封印,都是針對潘尼懷斯而來,他們要做的就是擊敗這個反派。

 

  

               然而故事要是只有擊敗反派那就太平面了,他們不敢回德瑞鎮不只潘尼懷斯,還有另一個更深層的恐懼:他們得面對一段無法放過自己的過去。比起潘尼懷斯,他們更不想回憶起自己曾是魯蛇俱樂部的一員,曾經因為流露出對於同性的愛慕而遭到霸凌、在媽媽的過度保護之下長大後也娶了和媽媽身型相似的女人(戀母情結)、被誣賴是殺人兇手、一直無法擺脫男性的控制、開不了口表白自己的愛慕、放不下弟弟的死亡,主角們選擇一直逃避,而潘尼懷斯也只是逼迫他們面對而已就可以把他們嚇出魯蛇的原形。

   

    第一集上映時很多人都覺得超像《怪奇物語》,而這兩集看下來我覺得劇情也和《怪奇物語》「The Upside Down」的概念很像。青少年版和成熟版的劇情就像顛倒世界一樣,一邊的抉擇會影響另一邊的結果,若沒有解開一邊的結,那另一邊也永遠得不到解脫。在第二集中會帶到以第一集為時空背景的故事,讓兩條時間軸有交織在一起的感覺,仔細想想要是先看第二集,可以當作是成年版角色透過接受自己的過去而得到救贖的故事,這時第一集就可以當作前傳補充說明。要是先看第一集則是劇情在魯蛇俱樂部被小丑搞到內鬨時的這段期間留下伏筆,到了第二集再揭曉這段悲傷的故事,補足了恐懼如何加深的過程。所以要是有人問我看第二集有需要補第一集嗎,我會回答順序怎樣看都可以,重點是你要兩集都看,才能真的懂這些角色的勇敢,還有魯蛇俱樂部的可愛和可貴。

 

We aren’t always be a loser, but we must be a lover.

 

 

歡迎加入  欸冷的直感影記

    欸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