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了》(2019) [9/10]

 

 

"這世上沒有妖魔鬼怪,不過像妖魔鬼怪一樣無情的人倒是多著。"

在看《來了》之前聽到很多人拿這部片和《哭聲》做類比,但看完之後並不覺得兩者相像。《哭聲》直到最後才出現「鬼」,甚至有一個說法是它根本沒有「鬼」的存在,一切都可以用科學證明。但《來了》的本質終究還是一個鬼故事,只是它的恐怖不是來自於鬼,而是角色的描寫和電影的氣氛,真的要說的話整體還比較像《紅衣小女孩2》,甚至也讓我想到了《雙瞳》。雖然不像一般鬼片用昏暗的燈光來營造緊張感,但《來了》在明亮的畫面下一樣可以讓人感到不寒而慄,就算鬼一直沒有出現但能力也厲害得讓人毛骨悚然,到了最後的「決戰時刻」更是張力十足,將排場排到最大、情緒拉到最高,在那些四濺的血漿、高亢的吟誦、殘忍的對質之後,居然還能從中透出一股暖意,《來了》在娛樂性上的表現非常足夠。但在娛樂性之外,我也喜歡它的寓意。

 

 

(以下有雷)

 

"如果聽到真話還生氣,那傢伙才是白癡。"

從電影一開始的一場傳統大家庭聚會,看到所有人看似關心的聊著近況,實際上則是在暗中比較每個人的成就,就覺得備感壓力。在東京打混有成、懂得營造自己形象的秀樹在聽到奶奶不見了的時候,要當個完美形象的孫子當然是第一個去找他。看到未婚妻坐在原地不動,也沒忘了提醒他要記得協助家母做做樣子。這場戲就已經把一件事說得很清楚:家庭責任是所有家庭成員的壓力來源。

在婚禮上本身就已經是主角的秀樹,也還是借酒瘋、亂唱歌,想盡辦法贏得大家的注意。結婚後經營起部落格後更是走火入魔,不管是要裝個好丈夫還是好父親,都是為了要建立起一個完美的家庭角色形象,甚至在死後還是無法放手,誇張之餘其實倒是有些寫實,在家庭壓力加上自己的虛榮,秀樹的行為其實也是現代人沉迷社群的縮影。

 

 

"就算是謊言,那也是一個可以逃避現實的做法。"

而秀樹的老婆香奈大概是本片最大悶鍋了,除了被秀樹做為父親的各種失職搞的暈頭轉向,後來當個全職主婦更是加重了「女主內」所帶來的社會壓力。還有出身不好這件事時不時就被拿出來說嘴,從原生家庭帶來的原罪更是無法擺脫,最後更成為他崩潰的導火線,讓家庭悲劇的業障輪迴再次循環。

 

 

"不擁有,是因為比誰都還害怕失去。"

看到秀樹和香奈這對夫妻的發展,不難理解為何有人會想逃避家庭責任了,因此電影設定了和浩和真琴兩個角色。一開始看他們兩個並不會覺得他們是情侶,我想這是和浩在逃避的線索,他愛著真琴卻也因為曾經讓他失去小孩的事情耿耿於懷,導致兩個人一直無法發展更進一步的關係,他瀟灑的外型是一個嚮往自由的象徵,也是掩飾自己無法承受家庭責任的偽裝。真琴的家庭壓力從小來自於姐姐,為了想學姐姐驅魔他不惜自殘,長大之後也還是冒著危險接驅魔外快,他活在姐姐的陰影之下,唯一讓他和姐姐不同的是他愛小孩,他已經準備好可以當個可以被託付的家庭角色,卻遲遲無法實現,直到電影的最後給了他一個希望,讓他成為了電影中少數得到救贖的角色。姐姐則是做了和和浩一樣的選擇:不擁有親情的牽掛,他割捨所有的情緒只為了完成職責,就算滿身是傷也還是扛下家族傳承的責任,只是看似堅強的他卻沒有愛填補內心的空洞,讓迫饑魔有機會趁虛而入。

 

相關圖片

 

有人說《來了》劇情是在說人心險惡,其實覺得不然,事實上電影並沒有把人描寫得比鬼還恐怖,而是人原本就是這個樣子。他反而是用鬼的角色去拆穿家庭為每個人戴上的面具,家在一般的觀念是不會倒的靠山,但電影卻是讓它成為把人壓垮的泰山,直接揭露出家庭在這個社會結構所為每個人帶來的壓力,可以把一個人扭曲成惡魔,或成為惡魔的獵物。

 

歡迎加入粉絲團~欸冷的直感影記

    欸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