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文怎麼了》敘述母親伊娃對養育小孩感到厭煩,但還是生下了兒子凱文。兒子凱文一步一步的報復母親對他的厭惡,漸漸養出偏差性格,直到最後進行了一場校園大屠殺,用弓箭射殺同校的學生。

1400956146-3303383569_l  

在《火線追緝令》,兩位警探尋找著一位以古書中的「七戒」進行連續殺人的重犯,每一個被殺害的人死法都相當殘忍。連續殺人在警探的未婚妻身上畫下句點,也讓警探最終忍不住憤怒,私刑解決殺人犯。

seven-1995-36-g  

如果說《火線追緝令》是美國連續殺人犯的經典,那把《追擊者》當作是韓國的代表(只是代表不是經典)應該不為過。一名性工作者一如往常被皮條客叫去接待客人,想不到這位客人是位變態殺人狂,雖然最後逃了出來,但還是被殺人狂逮到,以殘忍的方法殺害。

ed228a96-25fa-4ca4-aa55-b5f25f421541  

《國定殺戮日》中的美國犯罪率極低,而這樣的代價是每年有12小時可以讓民眾盡情犯罪而不制裁。在這短短的12個小時,不是躲在家裡避免被波及,就是在外享受無法無天的自由。

ashkzsu6hr0hb1tqeotp  

以上電影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這篇所要講的變態殺人。他們有些變態的有道理,像是《凱文怎麼了》的凱文是因為缺乏母愛所造成的行為偏差,或許這樣的行為偏差可以藉由心理輔導,或是重新給予母愛讓他恢復人性。有些是對這個社會的失望或是難以融入這個社會所造成,像是《火線追緝令》和《追擊者》的連續殺人犯,這樣的現象或許可以藉由社會改革、福利調整,讓他們重拾對人生的希望(請注意,以上用了許多”或許”,因為誰也拿不準他們真的能改邪歸正)。但像《國定殺戮日》沒來由的變態殺人,就實在沒什麼好說的了,而這就是沒有死刑的社會面貌:不需為殺人負責。當然以現今法律的規定,殺人犯還是需要負責的,但不是一命換一命,而是安穩的在監獄中度過,享受著大家辛苦繳納的稅金帶給罪犯們的衣食無虞。如果廢除死刑,你說會不會有更多人來分一杯羹?

廢死有個立場是:給他一個機會。在這邊我們談的是變態殺人狂,他們的共同特徵是傷及無辜、無特定目的、不在乎自己的生死,更不在乎別人的。這樣的人我們給他機會,那對於那些受害者,兇手有給他們機會嗎?法律還來的及給他們一個機會嗎?對自己的人生不抱任何希望的人活了下來,前途無量的小孩或正要起飛的年輕人卻死了,這樣的社會公平嗎?

說到公平,廢死有個立場是大家都該擁有不可撼動的生存權。但對一個已經對人生失去希望、甚至想藉由法律結束自己生命的人,廢死不也是剝奪他想放棄的權力?廢死認為人能改過自新,但就算他真的改頭換面,這個社會為他繳的學費是數個活生生的人命、養他的稅金、被害者家屬的心理創傷、還引起長期無法回復的不安社會氣氛,以及人人自危的風氣。或許我們不該這麼功利化,把每件事的成本算的這麼清楚,那試著以其他角度來看變態殺人犯以及廢死這件事好了。

以法律制定者的角度,由於先前發生過誤判案例,以及站在人權的角度,死刑不該存在似乎理所當然。但關於「誤判」,殺人就是殺人,甚至還微笑自首,所以變態殺人毫無誤判空間。要說「人權」,請多關心被害者以及其家屬的人權。

以政府的角度,廢死是先進國家的趨勢,所以只要跟進才能被承認是先進國家,在國際上才有地位。這樣做也不是不行,但薪資水準、社會福利也麻煩比照先進國家辦理,不然只想靠廢死就成為先進國家也太天真(但官商勾結這些事不像是天真的人會做的事啊)。

以媒體的角度,就是見獵心喜而已,廢不廢死有差嗎。一有變態殺人案件,立刻開始造魔,翻出所有生平紀錄,在哪裡吃過飯、和誰是朋友、訪問一下鄰居他的日常生活,甚至連只有一面之緣的路人都要參一腳。這樣的行為只會造成社會動盪、煽動不滿情緒,對於解決問題一點幫助都沒有。

最後回歸「人」的角度來看這件事,一切都變得很簡單。死刑一直以來都不是為了嚇阻犯罪,而是讓人覺得公平。漢摩拉比法典以牙還牙的同態復仇法,說不定還比憲法更能平定人心。人應該獲得該有的下場或該有的回報,只要付出與回報不成比例,出現不公平就會造成暴動。就像現在努力不見得有回報、社會階層停止流動的社會一樣,想要解決的唯一方法就是讓一切回歸公平。廢死沒有錯,更有他的崇高道理在,要是有烏托邦在廢死就能適用,可惜這世界永遠就是這麼瘋狂。

丹尼爾雷德克里夫的轉型之作《魔角》讓我有些感觸。復仇不一定是罪惡,寬容更不絕對是救贖,墮落天使之所以存在,除了是被邪惡的魅力給吸引之外,更是因為正義的手段無法伸張。有太多的正義是法律無法伸張的,像《私法爭鋒》《私刑教育》講的都是因為法律無法提供正確的判斷,才會讓一般人用自己的方式找回公平。我們不願意看到私刑,但更不願意看到罪證確鑿的犯罪受到法律的保護。

New-Horns-Trailer-Reveals-Daniel-Radcliffes-Scary-Side  

    欸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